邻邦扫描:日本打造新“宙斯盾”舰 中日军事交

  中日军事交流“升温”,海上自卫队与美军展开联合反导试验,陆上自卫队改编新一批机动作战部队,等等。下面就让我们回顾、分析这段时间日本的重要军事动态。

  11月6日至10日,日本陆上自卫队与美海军陆战队第3机动旅在位于北海道的东千岁演习场实施联合实兵实弹演习。此番演习有2个目的,一是旨在构筑日美联合快反机动体制,检验日美两军司令部指挥人员在信息化背景下联合作战过程中的指挥通信能力。二是检验日美两国陆上诸兵种在实施联合作战过程中的协同能力,以掌握协同作战的要领,提升装备保障运用的实效性。

  日方参演部队由陆上总队、北部方面队、东部方面队、陆上参谋部、教育训练研究本部部分人员共2600名官兵组成,动用的装备主要有81毫米和120毫米迫击炮、01式轻型反坦克导弹、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90式坦克、UH-1型直升机、CH-47型直升机等。美方参演部队主力为美海军陆战队1个步兵营约1000名官兵,主要装备为反坦克火箭炮、155毫米榴弹炮、高机动火箭炮系统、MV-22“鱼鹰”倾转旋翼运输机等。

  11月24日,海上自卫队在佐世保警备区、大凑警备区和舞鹤警备区等重要军港实施舰对舰导弹和舰对空导弹实弹射击训练,参训兵力1400人。同日,航空自卫队所属第6、第7航空团在其所属空域(具体位置不详)实施空对空和空对地导弹实弹射击训练,参训兵力360人。

  目前陆自共有15个师团和旅团,其中除拱卫东京都市圈、阪神都市圈和名古屋都市圈的8个所谓“政治经济中枢守备部队”(相当于警备部队)之外,其余7个师团和旅团将全部编练为快反机动部队,意在生成并维持强大的防御力、打击力和战略机动力,担负“野战军”的职能。

  11月下旬,第6师团(司令部驻山形县)、第11旅团(司令部驻北海道札幌市)被改编为陆上自卫队新一批机动作战部队,上述部队分别于近日在驻地低调举行机动化改编仪式(不对外公开,为内部活动,一般防卫省要到第2年4月到5月间才正式对外公布)。

  未来5到8年内,陆上自卫队将有3个师团和4个旅团被逐次改编为具备快反机动展开能力的机动师团和机动旅团。2017年末,第8师团和第14旅团已被率先改编为首批机动部队,第6师团和第11旅团则是此次第2批接受改编的部队。

  值得关注的是,每个机动师团和机动旅团都效仿美军的“斯特瑞克旅”,编成内组建编练了1个区别于传统步兵联队的“应急机动连队”(相当于团级作战单位)。该连队由步兵、炮兵、装甲兵等诸兵种混编合成,最大的特点在于装备最新的16式机动战斗车。根据防卫省公布的编制方案,每个应急机动团由4个步兵连(装备96式轮式装甲车)、1个炮兵连(装备120毫米迫击炮,担负火力支援任务)和1个16MCV连构成(装备16式机动战斗车)。其中每个16MCV连将效仿陆上自卫队坦克连的编制,辖3个排,每个排装备4辆16MCV,加上连长指挥车,共由13辆16MCV编成。

  11月2日,海上自卫队在夏威夷海域与美军联合开展反导试验,海上自卫队“金刚”号防空驱逐舰搭载的SPY-1D型相控阵雷达探测到并成功锁定1枚模拟中程弹道导弹,随即发射了1枚最新研发的SM-3ⅡA型导弹(日美共同研发),约3分钟后在距地球95千米的高度命中并击毁目标。

  从2007年至今,海上自卫队每艘“宙斯盾”防空驱逐舰均实施了反导拦截试验,成功率保持在75%左右(因日本周边海域缺乏合适的反导试射海域,不得不赴美开展测试与训练)。目前4艘金刚级防空驱逐舰始终处于高度戒备中,时刻关注和锁定朝鲜导弹发射动向。

  随着军事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以及弹道导弹射程和抗毁伤能力的增强,金刚级搭载的“宙斯盾”系统已难以满足目标探测和精确打击的新要求,为此防卫省始终在夜以继日地打造新一代海上“宙斯盾”爱宕级防空驱逐舰,并于2007年和2008年先后服役。爱宕级搭载了当时最新型的ABMD3.6版本“宙斯盾”防空系统,具备在电磁环境恶劣的沿海探测目标的能力以及反电磁干扰能力。不仅如此,2部后置天线还能各自独立发射电子束,并由各自独立的信号处理装置处理反射电磁波,具备高速的目标搜索探测能力,能同时探测从水下至太空约600个目标,锁定其中300个目标。

  然而爱宕级也有弱点,其仅具备弹道导弹搜索和探测能力,不具备如改造后的金刚级那样的反导能力。为此建造具备反导能力并搭载新型SM-3导弹的防空驱逐舰也提上了议事日程,爱宕级首舰和2号舰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开工建造,舰体比爱宕级更大,基准排水量8200吨、满载排水量1.1万吨,全长169米。该型舰艇采用的“宙斯盾”防空系统进一步升级为ABMD5.1版本,搭载了新研制的多功能信号处理装置,实现了雷达信号和弹道导弹信号处理的合二为一。建造中的新型舰艇装备了SM-3ⅡA型导弹,集防空和反导能力于一体。

  11月18日至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孙和荣空军中将受防卫省邀请,率代表团访问防卫省总部、陆上自卫队健军基地、航空自卫队春日基地和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详细了解陆海空自卫队建设发展情况,并借此促进中日两军相互了解。

  11月9日至12日,受防卫省邀请,中国军校代表团一行3人首次赴日本东京和仙台观摩“陆奥警报2018”人道主义救援和防灾减灾演习。中方是首次受日方邀请观摩此次演习,一同受邀观摩的还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巴西法国新西兰菲律宾加拿大等15个国家。演习想定基于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生命财产损失情况而制定,设想日本东北部地区再次发生强震并引发海啸,波及日本内陆,地方政府、自卫队和民间机构通力合作开展救援行动。日本自卫队参加演习的不仅包括自卫队,还包括东北地区的青森县、岩手县、宫城县、山形县、福岛县和秋田县所辖136座城市的地方政府机构和通信公司、电力公司等72家重要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企业。

  11月26日,日本统合幕僚监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当天中国空军1架“运-9”电子侦察机穿越对马海峡上空,飞入日本海,后又原路折返。航空自卫队航空总队所属西部和西南航空方面队多架F-15战机升空尾随跟踪。日方妄称此举给其信息安全带来了威胁,可能收集到了不少“军事情报”。

  11月26日,日本统合幕僚监部发布消息称,当天9时半,海上自卫队第1航空群所属鹿屋基地的P-3C以及第13护卫队群所属驱逐舰在对马岛西南方向47公里处海域发现1艘向东北方向行进的中国海军江海级护卫舰。统合幕僚监部称,该舰艇上午穿越对马海峡北上,下午又从对马海峡南下进入东海,统合幕僚监部表示对此密切关注。(作者/Katan)

  作为波音公司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自1955年服役以来,B-52系列轰炸机已在全球征战了半个多世纪。至今其仍是美国空军的战略核威慑主力之一。据外媒报道,B-52H将服役至2040年,届时或将获得服役最长军机的称号。

  日本航空自卫队于1977年正式宣布引进当时最新的F-15A战机,三菱重工被选为主承包商,至今其仍是唯一一个获得美国许可证制造F-15的海外厂商。F-15J于1981年底服役后,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拥有F-15三代战机的国家。

  三菱重工曾于1985年提出过自研代号JF-210(小图)的战机研发方案,后迫于美国压力,只得选择在F-16C/D基础上研发新战机,这便是F-2的由来。该型机是世界上第一种配备AESA(有源相控阵)雷达的战机。由于F-2服役时间正值“平成”年间,日本国内称其为“平成零战”。

  美空军B-52H轰炸机在印度洋上空接受KC-135加油机空中加油,摄于2018年6月。

  日本航空自卫队此前已从美国购买了38架F-35J(F-35A的日本出口型),其中37架将由三菱重工负责组装。但空军型的F-35J不具备上舰能力。图为2017年6月,由日本三菱重工自行组装的AX-5号F-35J隐身战机首飞资料图。

  如果说日本引进F-35J的目的主要是为练手和积累隐身战机使用经验的话,那么引进具备短垂起降上舰能力的F-35B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标。图为F-35B短垂着舰动态图。

  从洛马公司官方公开的F-35B作战性能看(如图所示),单架F-35B在执行空中遮断任务,携带2枚454千克级JDAM卫星制导炸弹和2枚AIM-120空空导弹(只使用内置弹舱)时,最大作战半径可达876千米,要远超采用同等载弹量的AV-8B和F-18C战机。

  本图展示了F-35C(海军)舰载型能(计划)搭载的各种对空、对地武器弹药,F-35B也能挂载其中的大部分。

  1下面再来看日本F-35B的未来母舰,出云级直升机航母(国内一些媒体称其为“准航母”其实并不准确)。2017年3月22日,出云级2号舰“加贺”号的服役曾引起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因其直接沿用了已被击沉的二战日本海军航母“加贺”号,军国主义复兴意味十分明显。图为“加贺”号(DDH-184)出港海试资料图。

  出云级的开发代号称为22DDH(平成22年,即2010年,DDH:直升机驱逐舰缩写),实为日向级直升机航母的放大版,与后者相比,增强了两栖运输能力。出云级共建2艘(“出云”号及“加贺”号),每艘全长248米,全宽38米,吃水7.5米,满载排水量2.7万吨,最大航速大于30节。每艘最多可搭载28架舰载机。图为出云级直升机航母两视图,除直升机外,在舰艉甲板可见F-35B短垂战机。

  图为日本海自“出云”号(中)、“日向”号(右)直升机航母与美军尼米兹级核航母编队航行,可见三者的尺寸差距。

  尽管日本官方在极力淡化出云级直升机航母的潜在进攻性用途,称其只会用于反潜和夺岛作战,但敏锐的日本模型厂商在推销模型时并未避讳这点,甚至连出云级改装后增加的滑跃飞行甲板都已表现出来,注意滑跃甲板的位置类似英国无敌级,无需移除舰艏的“密集阵”近防炮,还能看到甲板上的2架F-35B模型,但图中的舷号181(实为“日向”号)标注错误,应为183或184。

  F-35B可以利用滑跃甲板实现满挂弹起飞。图为F-35B短垂滑跃起飞动态图。

  根据西方军事专家分析,每艘出云级最多可搭载10至12架F-35B短垂战机。图为日本模型厂商2017年推出的“加贺”号航母模型,注意图中出现的F-35B短垂战机模型。

  如果按每艘出云级搭载12架F-35B战机(每架搭载2枚454公斤级JDAM炸弹)计算,理论上一艘出云级搭载的F-35机群可向半径876千米范围内的任意目标投弹10.8吨。这张示意图标出了F-35B从日本本土的岩国基地起飞,所能覆盖的作战半径(876千米),可打击包括半岛、中国东海以及冲绳附近的大部分区域,就此推算,如果将F-35B部署到出云级航母上,可将这个打击圈进一步前移,例如从冲绳或者黄海附近起飞,理论上可威胁到中国内地地区。

  当然出云级在进行轻型航母改装时,也会面临一些技术性难题,但都可以按由美海军目前研究出的方案加以解决。难题之一就是F-35B在短垂起降时,下折的F-135涡扇发动机喷口喷出的高温热流对飞行甲板会产生严重的烧蚀现象,美海军黄蜂级及美国级两栖攻击舰为此都进行了专门改装。图中可见F-35B降落式,甲板上的烧蚀痕迹。

  最直接的解决方案是直接在甲板上铺设“热喷涂防滑涂层”,经试验测试,能大幅缓解F-35B尾喷管在起降阶段对飞行甲板的烧蚀现象。图为美海军使用专用设备在甲板上铺设“热喷涂防滑涂层”资料图。

  尽管从表面上看,2艘能搭载10至12架F-35B的出云级轻型航母并不能对亚太地区军力平衡产生大幅影响,但其产生的潜在影响是十分恶劣的,意味着日本已突破了战后日本宪法第九条对其发展进攻性军力的限制,或许近几年内,人们就能看到日本推出更大吨位的,能够搭载更多F-35B战机的中型或大型航母,已沉寂70多年的日本军国主义亡灵或将死灰复燃,这才是周边国家应当高度警惕的。图为出云级首舰“出云”号海试资料图。

上一篇:《以团之名》军事化管理?早上晨跑封路被学生
下一篇:新兵枪法杠不杠首秀满环“燃爆”射击场荔枝军
  • 美刚宣布撤军两座军事基
  • 接连关闭800多个军事基地
  • 俄乌军事冲突升级 俄将紧
  • 伊朗:美军事存在是中东
  • 军事主旋律电影《百战归
  •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境内军
  • 日本相关文件再次对中国
  • 韩军方:2019年将努力增进